扎克伯格的赌注押对了:VR社交梦想成真

LETOU乐投

2018-10-12

这就是Facebook的展示模式。 本月早些时候,新加坡总统访问Facebook门罗帕克新总部时,他同样来到扎克伯格办公室隔壁的虚拟现实演示间体验了一番OculusRift。 但这位新加坡领导人更喜欢虚拟恐龙。 当扎克伯格描述他与印尼总统佐科·维多多(JokoWidodo)进行的这场用Oculus完成的乒乓球赛时,他的重点始终集中在:两个人花了20分钟在虚拟世界一起干了一件事情。

“人们关注什么”扎克伯格坐在Facebook虚拟现实演示间里说,“他们关注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。

”自从Facebook2014年春天收购Oculus后,扎克伯格一直将虚拟现实称作是未来的“社交平台”——我们不仅可以在上面玩游戏、看电影,甚至可以展开真实的互动。 “我们正在长期下注,认定沉浸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 ”他在Facebook宣布这笔20亿美元的交易当天说。 他认为这有望成为“社交属性最强的平台”。 在当时看来,这番表态似乎有些夸张。

质疑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。 但两年过去了,虚拟现实格局发生了变化,至少与扎克伯格所设想的未来又近了一步。

OculusRift本身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为用户提供了一款内置传感器的手柄,让零重力乒乓球成为可能。

这样一来,Oculus不仅能追踪你的头部活动,还能判断你的手部运动。 有了这款手柄,你的身体就能更加完整地“呈现在”虚拟世界中。 当扎克伯格和维多多打虚拟乒乓球时,他们甚至能够相互看到彼此,并与对方展开互动——至少展开一定程度的互动。 虚拟乒乓球是Facebook所谓的“玩具盒子”(ToyBox)的一部分,它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虚拟环境,不仅可以在里面打乒乓球,还能运行其他游戏。 当然,这个空间不只容纳一个人。 扎克伯格表示,通过这样一个展示空间,我们就能了解自己如何通过虚拟现实与现实世界展开互动。 “真正引人关注的是,当有另外一个人与你共处同一个环境时,整个环境就具备了与生俱来的社交属性。 ”他说,“这不是游戏,关键不是比分,不是目标,而是找到互动的方式。 这的确是一种新颖的互动方式。 ”虚拟现实社交应用但更重要的或许在于,由于大量的科技巨头纷纷拥抱同样的理念,所以扎克伯格当年的愿景变得越来越接近现实。 2014年10月,谷歌(微博)领投了增强现实创业公司MagicLeap总额5亿美元的投资。 次年1月,微软推出了自己的HoloLens增强现实眼罩。

而谷歌自始至终都在自主开发虚拟现实项目,不仅提供了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提供虚拟现实内容的纸板眼罩,还秘密开发了更加高端的硬件。

而现在,苹果似乎也在参与这一领域。

“短短两年前,人们还在嘲笑这些东西。

”扎克伯格说。

今天早晨,就在一年一度的移动世界大会(MWC)开幕之前,扎克伯格将会亮相三星组织的一场盛大发布会——该公司的GearVR眼罩采用了Oculus的技术。

除此之外,他还将宣布,一个由丹尼尔·扎姆斯(DanielJames)和迈克尔·布斯(MichaelBooth)两位设计师领导的团队将开始为Oculus开发“社交应用”。

他拒绝透露这些应用的细节。 “我们采取的这项措施是一条重大新闻。

”他说。 由于外界仍在等待Oculus的正式上市,所以的确有理由思考这些措施对中短期产生的影响。 但这些计划——开发虚拟现实社交应用——已经不再像2014年时那样古怪。 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Horowitz合伙人克里斯·迪克森(ChrisDixon)曾经是Oculus的早期投资者,但当Facebook收购这家创业公司时,就连他也感到惊讶。 “我们投资Oculus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。 ”他说,“这在当时并不是什么热门领域。

”而如今,市场风格已然转变,他也将虚拟现实视作下一个重大“平台”。

“一旦价格下降,质量提升,而开发者也纷纷认可这一平台,并且能够发挥各自的创造力,从而创造各种新颖的东西,我们就会发现它的用途远不仅限于游戏。

”他说。 梦想照进现实扎克伯格表示,当他十一二岁时,父母给他买了第一台电脑,他当时非常着迷。

在中学的数学课上,当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时,他会在偷偷在笔记本上用C或Pascal语言编写程序。 有的时候,他还会设想一些更具未来感的东西。 他会为自己的电脑设计某种虚拟现实界面——尽管在当时还不可能实现。

“电脑不能只停留在网页或2D层面。

”他当时想,“应该在物理层面上感觉像是来到某个地方一样。 ”很多年轻人都怀有这样的想法。 但随后,他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。 “或许当我还是个孩子时,做这些事情没有意义。 ”他说,“但现在,我们拥有这么大的一家公司,我们希望下这样的赌注,实现这些遥远的未来愿景。

”于是,当“阅读了许多科幻小说”,并了解了商业界和学术界的多项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后,他和Facebook于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。 “Oculus的演示给我的思维带来了转机。

”他回忆道,当时的Oculus设备重量很轻,甚至比现有的虚拟现实设备价格更低。 “就好像有人在对我说:‘梦想照进现实了。

’”但Facebook收购Oculus不只是着眼于未来,还是为了发展现有的业务。 扎克伯格表示,这不仅是一个社交平台,还是下一代基础计算环境——比智能手机更进一步。

“先是PC,后有网络,再是手机。

”他说,“我认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会成为下一代平台。 ”换句话说,这是与电脑互动的一种全新方式——甚至是与整个世界互动的一种新模式。

有些人对扎克伯格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提出批评,但迪克松却认可他的做法,甚至将此与谷歌2005年对Android的收购相提并论。

“我记得我当初认为,‘哇,这是一笔对未来的投资。 ’”迪克松如此评论谷歌对Android的收购,“我记得我很钦佩谷歌,但我当时也在想:‘这有点奇怪。

’结果表明,这是一场天才般的投资。

”但这种前景并没有立刻显现出来,Android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成熟,虚拟现实同样如此。 Facebook表示,自从GearVR去年11月发布以来,人们使用这款眼罩观看了100多万小时视频。 谷歌表示,该公司的Cardboard眼罩销量已经达到500多万个,而人们为这款设备下载的应用也超过2500万个。

虚拟现实已经成为现实。 但迪克松会对你说,这些设备远未达到Oculus的水平——尤其是与Touch手柄配合使用之后。 他表示,普通大众至今未能真正一睹这款设备的实际效果。

当你尝试Facebook的“玩具盒子”时就会看到实际效果。 “演示效果的确很惊人。 ”他说,“能在里面增加一个人会大幅提升它的影响力。 ”正如扎克伯格所说,这使之具备了社交属性。

当虚拟遇到现实事实的确如此,至少可以小规模实现。

现在面临的重大问题在于,社交虚拟现实将如何与Facebook的其他服务相互融合。 该公司已经在NewsFeed中增加了360度视频,而扎克伯格也认为这与虚拟现实更近了一步。 事实上,你可以使用GearVR观看这些视频。 但这些视频并不需要佩戴眼罩,而虚拟现实却必须使用这种设备——它会将你与现实世界隔离开来,这未必能契合Facebook的业务。 无论是乘坐地铁上下班的路上,还是等待他人的空闲时间,你都可以一边做其他事情一边用手机使用Facebook,但虚拟现实却无法实现这种使用方式。

扎克伯格并不知道这两种模式如何完美融合。

或者,即使他知道,也并没有明确阐述。 但他表示,终极模式应该是一副超轻眼镜,可以随时从虚拟世界切换到现实世界——或者从现实世界切换回虚拟世界。

这可以让你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,也可以在你看到的现实图像上叠加数字内容,也就是所谓的增强现实。

使用这些眼镜后,你就可以与地球另一端的人一起下象棋。

或者,你也可以直接查看别人刚刚通过Facebook发送给你的照片。 现在看来,这似乎有点不切实际。 毕竟,作为第一款真正引人关注的轻型数字眼镜,谷歌眼镜至今仍未取得成功。

但要不了几年,这或许就会变得更加现实。